正文 第092章 真话假话,没有把握(一更)

读书讯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权宠之仵作医妃正文 第092章 真话假话,没有把握(一更)
(读书讯http://www.dushuxun.com)    看清这小小的“姚”字,秦莞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姚……整个秦府之中,只有姚心兰一人姓姚,而这玉牌形制精美,玉质也是十分上乘,定然是姚心兰的东西无疑,可她的玉牌怎么会掉进水里。

    秦莞左右一扫,这半月湖到了秋日湖景不佳,且近来天气转凉,府里的主子就更没有来此赏景的道理,可即便如此,这湖边还是有下人来回的,她和茯苓能发现这玉牌,其他人也能发现,若是已经掉落了三四日,只怕早就被旁人捡了去……

    秦莞眯眸,难道昨日姚心兰来过半月湖?

    “小姐,那是什么东西?”

    见秦莞久久不言,茯苓忍不住的问出声,她一问,霍甯也回过神来,看着秦莞神色凝重的样子不由得看向她的手,虽然看不清,却隐然是个玉坠儿模样,霍甯眨了眨眼,眼底浮起一片疑惑,“你捡到什么了?”

    秦莞将玉牌往手中一握,将手往身后一背,“这和霍公子无关。”这么一说,秦莞打量了霍甯一瞬,“霍公子今日怎会来秦府借书?”

    霍甯微微侧身,目光就是不看秦莞,“自然是为了看。”

    秦莞不置可否,又道,“大哥想必很快就来了,霍公子先在此等候一番吧。”

    说着,秦莞就要走,霍甯转身,眉头拧成了个“川”字,“你大哥让你陪我,你就是这样待客的?”

    秦莞脚下一顿,狭眸,“霍公子上门借书,本就是有求于秦府,怎还将自己当做了座上客?霍公子想体会何为待客之道?那就去前院正堂吧,那里自有人招待公子。”

    秦莞说完便走,霍甯面色无比沉郁起来,可他看着秦莞走远的背影,却又像是敢怒不敢言似的只攥紧了拳头,茯苓见状忙跟上秦莞,回头看了一眼,霍甯站在原地动也没动。

    “小姐,霍公子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茯苓一边走一边说,秦莞眉头一皱却没想那么许多,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牌,忽然,脚步猛地一顿,秦莞转身,看着仍然站在半月湖边的霍甯,犹豫一瞬,她大步的走了回去,茯苓一愣,忙也跟了上,却不明白秦莞到底要做什么。

    霍甯看着秦莞离开心底本已一片冰凉,此时见秦莞又走回来当即眼底一亮。

    秦莞疾步走到霍甯跟前,却是低声道,“不要跟别人说你看到我捡到了这个!”

    说着,秦莞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手中的玉牌,霍甯欲言又止,可秦莞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霍甯一肚子话都堵在了嘴边,看着秦莞大步离开的背影气的直咬牙,不说?为什么不说,何况她说不让就不让吗?!

    霍甯心底奇怪又气恼,茯苓也问道,“小姐,为什么不让霍公子说啊?”

    秦莞脚步一顿,见四周无人便道,“你把这个玉牌送到临风院去,给墨书,就说是在院子外面的小道旁捡到的,看她怎么说。”

    茯苓微讶,这玉牌明明是在半月湖捡到的,为什么说是在院子外面捡到的?

    茯苓心底一片疑惑,可秦莞面色沉凝并非玩笑,茯苓还是将秦莞手中的玉牌接了过来,点点头朝临风院去,秦莞看着茯苓越走越远,敛了眸往汀兰苑去,一边走一边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姚心兰自己去了半月湖,还是她的玉牌被偷了?

    秦莞心思沉凝的回了汀兰苑,直入了正房坐着等茯苓,很快,茯苓入了屋子。

    一进屋茯苓便把门关了上,“小姐,奴婢交给墨书了,墨书看到之后十分惊喜,说她刚发现这玉牌不见了正在找呢,说这玉牌是姚氏家传的,昨天还看到少夫人挂在身上,今天却发现不见了,少夫人身子不适她也不好多问,只自己找了半晌,却没找见,却不想是在院子外面,说是有可能昨日少夫人出来走动的时候掉的。”

    秦莞的神色便凝重了起来,“她有没有说少夫人昨日出来走动的时候走了哪些地方?”

    茯苓摇了摇头,“这个没说,不过她说少夫人这几日有些困乏,每天不会走的太远。”

    秦莞眯眸,巨大的疑问从心底浮了上来。

    墨书没说姚心兰去过半月湖,那姚心兰便是真的没去过,可这玉牌是怎么落到半月湖的?是姚心兰真的没去,还是姚心兰去过了,而墨书不知道?

    这第二种可能一出,秦莞莫名觉得背脊一凉。

    “小姐,到底怎么了?”

    秦莞深吸口气,“没什么,我们继续做药。”

    闻言,茯苓只得按下自己心底的疑虑陪秦莞继续做药。

    这边厢,秦琛从内院书库来到半月湖的时候只看到霍甯一个人站在湖边,仔细一看,霍甯的神色似乎有些苦闷,秦琛眉头一皱,看了一圈,却是没看到秦莞的影子,“霍兄,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家妹去哪里了?”

    霍甯心中冷笑一声,赶忙收敛了自己情绪,弯了弯唇道,“她走了,我对秦府的熟悉你是知道的,无需人陪。”

    秦琛蹙眉,“是她走的,还是霍兄不想让她陪?”

    霍甯轻哼了一声,“自然是我……”

    话说一半,霍甯到底有几分心虚没说完,秦琛看出了不对劲来,便苦笑道,“真是失礼了,霍兄不要和家妹一般见识。”

    霍甯面上已不显分毫,可心底却连连冷哼起来,如果他要和她一般见识,早就见识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又何苦如今自己送上门来,可他都做到了这个地步,她却还是待他如此冷漠!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这么想着,霍甯不由想到了适才秦莞在湖边捡到了一样物件,看着眼前的秦琛,霍甯唇角一动就想说出来,可想到秦莞对自己的告诫,霍甯喉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就是说不出来,几瞬之后,霍甯泄气的长叹一声,算了!算了!

    汀兰苑里,茯苓从外面跑进来道,“小姐,霍公子走了!”

    秦莞从窗边回过身来,“大哥去了哪里?”

    “大少爷去了前院。”茯苓走进来将门关上,眉眼间一片疑惑,“小姐,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件事要瞒着大少爷呢?”

    秦莞摇了摇头,“那玉牌是在半月湖边捡到的,可是整个临风院,都说少夫人没有去过半月湖,我现在还想不清楚谁的话是真谁的话是假。”

    茯苓也神色凝重起来,那会儿说话的时候她也听见了,姚心兰说她做梦梦到了去半月湖,可梦怎么能当真,而连墨书都没说姚心兰去半月湖。

    茯苓有些紧张的看着秦莞,秦莞便叹了口气道,“临风院有些古怪,你这些天多注意注意临风院的动静吧。”

    茯苓重重点头,秦莞这才又去做药。

    这一做便到了晚上,用过了晚膳,秦莞锁了正房的门,在暖阁等着秦隶。

    昨夜秦隶来的时候是戌时过半,秦莞想着,这一夜秦隶多半也还是戌时过半过来,果然,戌时三刻刚过,窗户响起了细微的动静,茯苓听见了,忙去将窗户打开,窗户一开,秦隶仍然带着斗篷面上围着面巾站在窗外,看到这幅模样的秦隶茯苓心中一怵,再想到他得的病,心底更是莫名有些膈应,下意识便往后退了一步。

    “九妹妹。”秦隶对着秦莞拱手一拜,态度十分恭敬。

    秦莞的药包是早就备好的,她起身将药包递出去缓声吩咐道,“这个是内服,冷水入药,三碗熬一碗,一日四次,这个是外用,清洗患处,早晚一次。”

    秦隶抬手接过秦莞手里的药,秦莞垂眸一扫,见秦隶手上皆是好的微微松了口气。

    秦隶接过药包,略一犹豫问道,“九妹妹心中可有把握?”

    秦莞对上秦隶细长的双眸,摇了摇头,“没有。”

    秦隶眼底闪过一丝痛色,很快的垂下眸子再抬起来,而后便强自苦笑了一下,“多谢九妹妹了,明夜可还要再来?”

    秦莞颔首,“要来,每天晚上这个时候都来。”

    秦隶闻言松了口气,秦莞给了药,便算是答应替他治病,可治病也有尽心的治和敷衍的治,见秦莞让他每夜都来,足见她对他的病上心程度了。

    秦隶语带感激道,“好,明夜这个时候我再来,九妹妹早些安歇吧。”

    说完,秦隶也不多留,抬手将窗扇一推,脚步声便由近及远而去了。

    屋子里,秦莞神色有些暗沉,她对秦隶的病的确没把握,而这对于做为一个医者的她而言本身便是一种沉重的折磨。

    ------题外话------

    早安,太累了没写完万更,今天下午有二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读书讯 http://www.dushuxu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权宠之仵作医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权宠之仵作医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权宠之仵作医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