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仙境 正文 第146章、一箭多雕

读书讯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聊斋仙境聊斋仙境 正文 第146章、一箭多雕
(读书讯http://www.dushuxun.com)    ( )    那么这与唐人贤的大方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就要说一下大宋的风俗了--嫁女儿比娶媳妇要贵多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大宋的婚姻法规定妇女的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但是反过来,妇女也不得染指夫家的财产。    要知道,古代的妇女是不事生产的,不生产,也就没有新的财富,所以说,真正一辈子属于妇女自己的财产,只有婚前陪嫁过来的嫁妆。女方父母怕女儿去了婆家受欺负,或嫁妆少了在姑嫂之间无地位,都拼命地增加陪嫁,所以宋朝姑娘出嫁,往往带着大量的土地和房子。    因此,宋朝嫁女陪嫁甚丰,与历代相比,宋朝人的财富相对比较富足,所以宋朝人很要面子,做什么都讲排场,所谓“风俗奢靡,日甚一日”,在婚嫁方面更是花样百出。从北宋中后期开始,女子的嫁妆越来越多,不仅有家具、首饰、铜钱,还有土地、房子,有时候多得吓人。特别是有钱人家嫁女儿,那陪嫁绝对是“富二代”的标准,动不动就是多少间房、多少亩地。    由此看来,也难怪贵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辙老先生,嫁个女儿都快倾家荡产了,毕竟苏老先生是个文化人,自然比不得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了。    如此大量的财富流转,自然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所以婚前财产的归属最后由国家正式出台了一个古代版“《婚姻法》司法解释”,很早就确立了婚前财产公证的法律制度。    这也算是中国最早的婚前财产公证。    而娶比嫁合算,就要说现在还活着的另一个人物,范仲淹了。    北宋著名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和文学家范仲淹,曾任宰相这样的高官,自然积蓄不少。范仲淹发家之后,一个人把整个家族全养了起来,家族里不管谁家办红白喜事,都是范仲淹出钱资助。为了做到不偏不向,范仲淹定了一个规矩:凡是族里男孩娶亲,彩礼都要按20贯的标准去送;凡是族里女孩出嫁,嫁妆都要按30贯的标准去置。很明显,给女孩办嫁妆要比给男孩送彩礼负担重。    按照当时的购买力来换算的话,范仲淹所说的1贯大致相当于现在的贯即8万元,30贯即12万元。也就是说,在范仲淹的家族里,男孩娶亲需要送8万元的彩礼,女孩出嫁则要带12万元的嫁妆。    可以说,嫁个女儿比娶个媳妇贵多了,如此反差巨大的性价比,更是给重男轻女的学说增添了市场。甚至可以说引发了后来女儿是赔钱货的思想。    当这些人定下了这类习俗之后,其他人自然要照着来。    因此,南宋袁采在《袁氏世范》卷中说:“有生一女而种杉万根者,待女长则鬻杉以为嫁资。”家里生了女儿如果不早种杉树作准备,等到女儿长成之时,不是债台高筑,就是嫁女失时。这也是为何宋朝盛产“剩女”的原因之一。当时可真是富了一群女婿,穷了一帮丈人。    那么既然如此,女方出嫁时没有嫁妆行不行?    呵呵,真的不行。    没有嫁妆,一般的家庭是不会答应迎娶的。    在宋人刘府的笔下,曾记录了一个官员女儿王琼奴的故事。她曾锦衣玉食,擅长刺绣且会作诗,十几岁时父亲被免职,返家途中父母双双过世。琼奴的兄嫂掌握着大部分家产,因为没有嫁妆,未婚夫拒绝娶她。最终,留在琼奴身边的一个老仆人说服她给一位富官做了妾。刘府描写了琼奴此时的惨状,经常被富官的正室妻子殴打。    有这样的社会背景,就可以看出唐人贤是假大方,真算计了。    一匹踏伤了蹄子的马,却拿它当好马送与心上人。看上去是很大方,但是这样一匹好马,真的是八百贯不少,两千贯不多。    沈月娇收的开心,以为心上人爱自己,但是真到出嫁那一天,她的爹非让这匹马愁死上不可。    这是绝对会发生的,不是说笑。不要说沈仁富这样的小官儿。就是王族,历史书上也写他们不得不照着来。    也就是说,男方给的越多。女方到时候陪嫁就必须更多。    如果女婿想宰老丈人一笔,那么努力给钱给东西就行。到时候老丈人非砸锅卖铁不可。    “月娥,你过去劝劝月娇,那马还是不要收了。她一女子,也用不上这样的好马。”沈安才皱眉道。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沈安才身为一个读书人,认识的人中没少这样从穷书生变富有的。    毕竟大宋的行情下,书生才是“佳婿”的标准。    而他们自家。不要说沈仁富家,就是沈家汴京合族上下,都弄不到这么好的马。比这马更好的嫁妆……怎么出?    他下意思的便让自己妹妹去劝说堂妹,不要收。因为这已经不是堂妹一人的事。到时候沈家嫁女,嫁妆不厚,甚至不如夫家。丢人的也不会是沈仁富一个,而是沈家盍族上下都会丢人。    “哥哥。我只怕堂妹不会听。”沈月娥也明白哥哥的心思。    其实沈月娥会走穴赚银子,未尝没有为自己置办嫁妆的打算。    大宋的风气就是如此,她明白,但是她担心堂妹不会明白。    果然,沈月娇没有想这么多。见这么好的马送自己,她笑的眼睛都要没了。    “人贤哥哥,你对我真好。只是我还小,这么好的马,我怕是骑乘不了。”心上人送的,沈月娇心中想要,不过她还是假装推迟。    沈月娥受了哥哥的命,正好过来说:“是呀,唐公子,这样的北地马,只有男儿骑它,女孩儿家家的可不好骑。”    走***才不能说好,但是绝对不会太差。沈月娥的拒绝便很是舒服,一点儿也没伤了双方的情面。    “这有什么,一匹马而已。如果想要我家多的是。”唐人贤装逼道。    唐人贤偷偷看了赵祯他们的脸色,见他们没什么变化,心中骂道:土包子!什么都不懂。    他对身边的人暗示了一下,身边的人在一起久了,立即明白,故意道:“唐公子真是大方,这样的好马少说也值两千贯吧?”    “要不了。当时我也就给了契丹人八百贯罢了。”他又在亮自己的优势了。    得意洋洋的样子,似乎在等着沈石他们被自己吓唬倒。

    <>读书讯 http://www.dushuxu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聊斋仙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聊斋仙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聊斋仙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