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8.思春

读书讯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你是不是外面有喵了!正文 98.思春
(读书讯http://www.dushuxun.com)    <div id="content">

    订阅率60%以上者可直接看正文, 其余读者更新36时后可看

    这样一个孩子,就算真的像调查的那样,能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甚至能让别人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可是, 这个孩子本身, 还是个干净透彻的孩子啊。

    是需要大人护着的。

    孟这样想着, 就靠近了和光一些,生怕飞机上出现的问题吓到和光。

    至于孟自己……他心里当然也是有些害怕的, 但是,只要一想到柳大师曾经给他算过,只要他不行恶事或是故意拿着自己的命不当命, 必定他会长命百岁,顿时就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觉得这次飞机事故应该会很快解决。

    可惜孟放心的太早了。

    飞机机长和副机长如今满头大汗, 可是他们用尽了各种方法, 还是没办法飞出这个怪圈,更没办法联系到机场。两人都不算年轻,也都听过这附近的这个“怪圈”,只是这个“怪圈”之前困住飞机,也只会困住十来分钟, 他们就能自己飞出去, 信号也正常了。可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 足足把他们困了将近一个时, 再这样下去,油箱里的航空燃油只怕就不足以支撑他们顺利落地了。

    偏偏最煎熬的是,他们现在连落地都不可能,根本走不出这个“怪圈”。

    机长和副机长对视一眼,最后副机长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低声道:“咱们飞机上是有一位大师的,我去问问,这位大师如果愿意出手,公司肯定什么代价都愿意给。只是、只是……”

    只是就怕这大师脾气怪异,根本不愿意出手。

    要知道,这些风水类的大师向来脾气怪异,这一位的脾气尤其如此。更何况副机长还听到了些道消息,知道这一位大师其实是去镇上收徒弟的,结果去晚了,徒弟被人收走了。这也就可以想象,这位大师现在的心情肯定十分之不好。

    可是即便如此,副机长深吸了口气,最后还是道:“我会尽力。”

    机长面色沉重的点了下头,道:“你尽力,尽量些软话。她自己也在飞机上,总不能真的放着大家不管……”完机长也觉得自己的话不太靠谱,毕竟,如果这位大师真的打算出手,就不会一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了。他最后只能摆手,“快去快去。”

    副机长也想到了这些,但也无法,只能立刻去寻了那位大师,低声出了请求。

    沈如是听罢,眉心皱的更紧。

    她这次是去收徒的。其实是去收徒,追根究底,也是为了她唯一的那个女儿。

    她那个女儿命里无子无女,却百般希望有个孩子,女儿夫家也不是一般人家,几代单传,也盼着有个男孩儿传宗接代,沈如是心疼唯一的这个女儿,于是就想方设法为女儿改了命,结果,女儿果然怀孕生子,而且还是生下了四胞胎。女儿一家都高兴的不得了,这原本是好事。但是,命这种东西,总是你觉得你这辈子可以顺顺当当,一帆风顺了,结果就当头给你一棒,让你的日子完全过不下去。

    沈如是在女儿生下四个孩子,给四胞胎和女儿又算了一卦,结果就是母子离散,终生不得见的结果。

    沈如是心里知道这是她为女儿逆改命应当承受的恶果。可是,她又哪里舍得女儿受这种罪?这才想要来寻这个千年难得一遇的出生就开了眼的家伙,想要借助这个家伙生带着的功德和阳气,至少给女儿留下一二孩子。

    只是千算万算,沈如是也没想到自己来晚了一步,竟然让那个家伙真的跟着他原本应该跟着的那家人走了!

    真是白费她在中间使得那些阻止晏家找到家伙的手段了!

    沈如是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的掌心。

    怎么办,怎么办,她的女儿,真的要在欢欣鼓舞的顺利生下四胞胎后,又要面临和四胞胎永远分离见不到面的结局吗?

    沈如是正陷入人交战时,副机长眼看着飞机陷入怪圈的时间越来越久,终究没忍住又催促了一句:“大师,我知道大师出手是有规矩的,您若是愿意出手,我们航空公司保证会尽力满足您的要求,无论如何,如今飞机上一百三十条性命,还请大师为了这些人的性命,出手帮一帮咱们。拜托您了。”

    副机长弯腰再次行了一礼。

    跟着他过来的两个空姐也弯腰行礼。

    沈如是忍不住烦躁了起来。

    如果这次她出行顺利,把那个家伙给带来了,不定也就一时高兴,顺手帮了这个忙了。

    不过现在……

    沈如是皱眉看了看飞机周遭的煞气,就知晓这并不算是什么大麻烦,至少不会让飞机上的大部分人出事,她心情算不上好,又想着还要回去帮女儿,因此只摇头叹道:“这次是个大麻烦,我至多把它们弄出来让你们看到,至于之后该怎么做,我却是没法子了。”

    副机长一怔,忍不住道:“这次难道不是鬼打墙吗?鬼打墙的话,对大师来,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他的话刚完,沈如是就轻轻哼了一声。

    随即,副机长身后的一个面色微微发白的空姐就忽然像是怔住了一样,开始僵硬着身子,往飞机舱门的方向走去。

    副机长和一等舱里的乘客全都傻了,瞪大了眼睛看向那个空姐。

    只一名年纪颇大的老者忙道:“她这该是被鬼上身或是控制住了吧?抓住她!快抓住她!千万不能让她死!”

    飞机里还有其他有见识或是有经历的人,见状或是起身,或是大叫,无论如何都抓住了那个惨白着脸走向飞机门的空姐。

    然而那名空姐被抓住了,很快飞机舱里又有年轻的体质虚弱的年轻女性一而再、再而三的僵硬着站了起来,往舱门方向行去。

    这下就是那些不信鬼神的人都察觉到不对劲了。

    副机长更是急的满头大汗,恨不得给沈如是跪下,求沈如是帮一帮飞机上的人。

    若是平时,不为别的,只为着自己的名声,沈如是也不可能不帮忙,但是这次沈如是心情很是烦乱,生怕女儿真的如了她算的那一卦,等不了多久,就会和四个儿女分离,永生不得见。如果真的这样……沈如是自己都心烦意乱的不得了,心中也知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之后必然要积蓄力量再帮女儿一次,这样一来,她现在也就没有精力去对付这次的厉鬼了。

    因此沈如是只叹道:“打墙鬼并无妨碍,它们只是顽皮,有妨碍的是红衣厉鬼,她还身怀鬼胎,等候多时,必要取一人性命。对此,很遗憾,我,无能为力。”

    沈如是的声音不大,但是副机长就躬身站在她身边,再加上沈如是明明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年纪,却满头银丝,气质更是与旁人大不相同,因此周遭的人全都关注着这边,闻言九成人都傻了。

    鬼打墙他们倒是听过,只是鬼打墙不都是在地上吗?什么时候上也能鬼打墙了?

    还有,红衣厉鬼是什么鬼?还是个身怀鬼胎的鬼,听起来就很吓人的好不好?

    随即,其中一个一直蜷缩在角落里的抱着婴孩的年轻女人站了起来,还抱着她的孩子一起,趁着周遭人都没注意的时候,往洗手间走去。

    沈如是瞧见了那个女人,心下叹息,想着待将女儿的事情处理了,自会来送她投胎,只是这一次,她却是无能为力了。

    和光原本在做个傻孩,“咕咚咕咚的”喝着孟让空姐给他送来的牛奶,忽觉好像除了榴莲味的棒棒糖外,原来这世上还有这样多的好东西!当年,他也是常常到处飞来飞去的,可是他的飞机上只有咖啡和白水。

    只因为老妖婆告诫他,让他不要玩物丧志,不要忘了他曾经欠下怎样的罪孽,不去还债,还要浪费金钱和精力在吃喝玩乐上,他心中怎么过得去?怎么还没有愧疚的去死?

    和光心口微微一疼,立刻决定以后一定要喝更多更多的牛奶,吃更多更多的好吃的,弥补前世错过的那些。

    至于老妖婆……

    和光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就趴在椅背上,忽然对着那个抱着婴孩的年轻女人叫道:“阿姨,你要去洗手间吗?妹妹可以放在我这里,我帮你照顾她。唔,妹妹多大啦,她现在可以吃棒棒糖吗?我这里有好多棒棒糖,还是最好吃的榴莲味的,妹妹一定很喜欢的对不对?她还那么,还有好多好吃的都没有吃过,让她和我一起吃,好不好?”

    飞机上的众人这才看向了那个年轻女人,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个年轻女人也猛地站住了身体,背对着众人的脸上满是挣扎和痛苦。

    众人回过味来,有人想去抓年轻女人,却被年轻女人用非常大的力气给甩开来了。

    飞机舱里这时突然传出了一阵温柔的女声,像是凑在众人耳畔出来的一般,温柔又慈爱。

    “我是自杀鬼,在此等候替身。”

    随即,女声之后,又有一个婴孩的稚嫩的奶音,嫩声嫩气的道:“我是自杀鬼,在此等候替身。”

    再之后,母亲一样慈爱温柔的声音和孩童稚嫩可爱的声音重叠,一遍一遍的在众人耳边响起:“我是自杀鬼,在此等候替身。”

    “我是自杀鬼,在此等候替身。”

    “我是自杀鬼,在此等候替身。”

    ……

    一遍又一遍。

    整个飞机舱的人都傻了。

    沈如是面色也变了变。她原本以为这个红衣厉鬼只是身怀鬼胎而已,结果,这红衣厉鬼竟然把鬼胎给生下来了!

    和光:“……”

    孩童脸上立刻浮现出了挣扎之色,比刚刚那少妇的挣扎还要多。

    难道,现在没有法器没有符箓也没有开始正式修炼的他,只能……上“绝招”了吗?

    虽然,曾经各种走投无路的他,曾经用这个“绝招”救了自己好几次来着。但那时候都是只有他和他的喵在,其他的人一个都没有,上“绝招”也就上“绝招”了,那倒也没什么,可是,现在周围还有这么多人……

    曾经的和大师如今的娃娃有点害羞。

    哎呀,真的,好害羞啊。

    可是,不用这个大招,沈如是一看就是打算用两条性命息事宁人的,和光和大师也只能……忍着害羞拉了拉孟的袖子。

    “叫上飞机里的所有男孩,去、去嘘嘘。”

    孟闻言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坐在孟另一旁的一个老人忽然就大声叫道:“对对,不是童子尿可以驱邪吗?快快快,所有的男孩都去洗手间尿尿去!年轻的童子鸡也去!”然后直接越过孟,将和光给一把抱起来了,大笑道,“果然脑袋大的就是聪明,还是你子机灵,你第一个来!别怕,爷爷抱着你尿!”

    和光和大师:“……”那叫嘘嘘!才、才不能叫什么鸟不鸟的……

    以及,他和光和大师的雀雀,才、才不能给那个谁以外的别人看!

    必!须!不!能!

    可是,等到这一,晏钧墨顶着十二点钟的灼灼烈日,坐在轮椅上,晏钧灿和晏钧倩连带着管家爷爷则拿着望远镜,盯着五十米外的隔壁别墅旁的情形时,众人都齐齐沉默了。

    因为,顶着大太阳,在月湖旁边的地方的和光和宝宝,正在……跳大神。

    还是一脸严肃,嘴里嘀嘀咕咕,一本正经的跳大神。

    晏钧墨:“……”

    晏钧灿&amp;晏钧倩&amp;管家爷爷:“……”

    所以,当初孟的那些话,果然,是真的?

    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其实想想最近前来晏家打探新来的少爷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就已经心里有数,并且也都知道了当初从莲镇到京城的飞机上发生的那件诡异的事情,知道了那时连沈如是沈大师都无能为力亦或者是懒得管的事情,是他们家新来的少爷轻而易举的解决的。

    不但把那厉鬼解决了,还十分好心的咬破了手指,用自己的纯阳之血画符,将那个无辜的没有沾染活人性命的鬼胎给送去投胎了。

    这样一个大师,那些特意来打探的人,虽大多因和光的年纪而心生轻视,以打探大师的师承为主,想要和大师的师父一辈交好。可他们每一个都给和光送来了厚厚的重礼,除了一些术士能用得到的珍稀之物外,还都送来了不少孩子会喜欢的东西。显见就算觉得和光年纪太了,但赋惊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得罪。

    甚至如果不是晏昭然和林柔拦着,那些人都想直接到和光面前示好和光,顺便套话了。

    想到这些,再看看和光现在一脸严肃跳大神的模样,晏钧墨轻轻揉了揉眉心。

    罢了,能有一个可以长长久久陪着人的人,他就该知足了。就算这个家伙给人的感觉怪怪的,还莫名学会了这些东西,晏钧墨想,那他也是要护着和光的。

    是以他又盯了和光一会,见和光累得气喘吁吁的朝他跑来时,这才将他之前亲自给和光榨的橙汁递了过去。

    杯子旁上面还放了一颗红红的.樱.桃。

    和光跑过来,也不接橙汁,只“啊呜”一口,就先把樱.桃给吃了,这才把橙汁接过来,“咕咚咕咚”一口气就把橙汁给喝完了,然后就眼巴巴的看向晏钧墨。

    显然,对于终于发现自己最爱甜口的和光和大师来,这一杯橙汁,一颗樱桃,压根就不够的好不好?

    晏钧墨唇角微微勾起,却转手从石桌上拿了一杯清水递给和光:“你今除了我给你准备好的两颗水果糖外,已经偷吃了两根棒棒糖,三颗大白兔奶糖,早上吃了两颗芒果,现在又喝了一杯鲜榨橙汁,一颗樱桃,其他的甜的东西,统统不能吃了。”

    和光愤怒了:“凭什么?”

    晏钧墨:“凭你有可能长蛀牙。”

    蛀牙那种不华丽的东西,怎么能出现在一直陪伴他的伙伴嘴里?务必要去除一切有可能让蛀牙滋生的机会!

    顿了顿,晏钧墨又道:“快些喝,喝完了,去刷牙。用新买的电动牙刷,刷够五分钟。”然后晏钧墨又打量了刚刚跳完大神的娃娃一眼,想了想,再补充道,“再去冲个澡,把衣服都换了。唔,就换成和大哥一样的衣服,快去。算了,我也晒了好久太阳了,和你一起去洗。”

    和光:“……”#论和一个极度洁癖却不自知的少年相处的各种痛苦#

    知道,和光现在每只要一吃东西,吃完就被要求漱口,还必须要漱三次,多一次不行,少一次不可。甜食吃的多了些,就会被要求多刷一次牙。还至少要刷五分钟!就连洗澡,晏钧墨都十分担心和光自己洗不干净……

    和光和大师:“……”起来他还没吃过臭豆腐,不知道能不能让晏钧灿和晏钧倩帮他买来,让他在洁癖晏钧墨面前吃……

    唔,其实榴莲糖明明也很好吃啊。虽然老妖婆很讨厌,但是,榴莲糖是无辜的!他、他还是可以继续吃的!

    还要在洁癖大哥面前吃!

    和光和大师一面气呼呼的想着,一面就被晏钧墨抓住了手,不得不回到别墅里去刷牙洗澡。

    还是被晏钧墨紧紧盯着,一副生怕他偷工减料的模样。

    和光:“……”所以,榴莲糖和臭豆腐都可以暂时放放。

    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买一个大榴莲回来吃!

    晏钧墨除了在控制和光的饮食和洗澡频率上比较让和光郁闷外,别的方面,他对和光都是极好的。

    和光问他有没有玉,他就猜到是和光想要玉,因此给和光找了三块极品的和田古玉来。

    再加上之前那几个打听到他身份的人送来的也算不错的玉,和光手里,如今就有了五块玉。三块极品玉,两块上好的玉。

    因为恰好是六月,和光暂时还不想去上学,晏钧墨也就不催他,只每上午也亲自给他上两个时的课,其余时候,就由着和光自己打发时间。只一点,他必须要看到和光。

    然后他就看到和光拿着五块玉石,不知在想些什么。

    晏钧墨道:“宝宝在想什么?是这五块玉都不算好吗?”

    和光道:“不啊,我在想,要从里面挑出一块最差的,给我身边的男鬼寄身。唔,他有了寄身玉后,以后就能在家里给咱们干活啦。”也不用每次家里需要收拾的时候,晏钧墨都必须要避出去,再让佣人一面害怕一面想着高薪犹豫着进来干活了。

    晏钧墨:“……所以,宝宝,这几,我们身边,一直有个男鬼一直看着咱们?”

    和光:“是啊。”

    晏钧墨:“……”

    和光忽然又摇了摇头,又指了指晏钧墨身边,道:“其实也不是一个男鬼来着。阿恒……大哥,你身上阴煞之气太重,经常有好多好多有意识或没有意识的鬼魂在你身边飘来飘去,有时候它们数量太多,飘得我都看不清楚你的脸。大哥一直都被那么多鬼魂看着,多他一个,其实也无妨的吧?”

    少年晏钧墨:“……”他面色难看,忽然有点恶心。

    和光发现了,眨了眨眼,偷笑了一下,然后张开手臂,抱住了晏钧墨,声道:“大哥不要怕啊。我是纯阳之体,阴阳相冲,你抱抱我,它们就会都被吓跑啦!不过,大哥,以后你晚上还是和我一起睡好了。这样的话,你就能自动自发的吸取我身上发散出来的至阳之气,那些鬼魂就都不敢靠近你了。你的腿也很快就会恢复啦。”

    虽然其他人靠近晏钧墨,还是会各种倒霉被影响,但是,至少晏钧墨身边的鬼魂会变得少一些,他双腿上的阴煞之气减少一些,就可以摆脱轮椅的束缚了。

    和光想,这样一看就能看明白的利弊得失,晏钧墨一定看的明白,一定愿意和他一起睡觉,结果……

    晏钧墨将和光的身子抱紧,眼眸幽深,出口的话却是:“我习惯一个人睡。宝宝以后,白时候多抱哥哥几次吧。”

    和光有些不明白,心中觉得怪异。毕竟,他曾经给那么多人算过卦,看过风水,解决过鬼鬼怪怪的问题,那些人无不是对着些东西敬畏又担忧,无论他什么,那些人都会百分之二百的照做,没一个敢阳奉阴违的,可是晏钧墨怎么就偏偏那么怪怪的,压根就不想和他一起睡呢?明明他们一个是少年,一个是三头身,压根就只是单纯的困觉而已,就可以让晏钧墨周身的鬼魂消散许多,晏钧墨为什么不愿意?

    和光想了想,又想了想,觉得比起晏钧墨的奇怪,他现在更关心的,其实是另一件事。

    “大哥,哥哥,你,有没有养喵?”

    他对他的喵,早就思念成疾了。

    晏钧墨听罢,环住和光的手臂就是一僵,面色巨变。

    徐家。

    徐老盯着沈如是的动作,忍不住心翼翼的询问道:“沈大师,您看我这孙女……”

    沈如是眉心皱紧,许久才转过脸,看向徐老,道:“你这孙女,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生,八字本就纯阴,还是特殊的灵媒之体……呵,这样的体质,你们竟然也敢把她的护身玉拿下来?”

    徐父徐母闻言面色大变,随即羞愧难当,恨不能自己替女儿受罪。

    徐老脸色也很难看,忍不住想些什么,就见沈如是冷冷地开口。

    “飞机上那个孩子,徐老还记得吗?他是至刚至阳的纯阳之体。让他来,我便救你孙女。还有,徐先生夫妻要的那个项目,我也可以请人通融。几位以为如何?”

    和光还不知道他的预感就要成真了!

    他好不容易在晏钧墨眼皮子底下藏起来的那些榴莲糖和榴莲味的棒棒糖,就要全部被搜出来的!

    他现下正在很严肃的听徐老将事情了一通。

    徐老的有些口干舌燥,最后叹道:“其实琳琳刚出生时哭,夜夜哭,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等找了大师来看,就看出来琳琳是纯阴之体,是做灵媒的苗子,还这孩子不好养,就算养大了……将来、将来也未必能长寿,未必能像正常人那样结婚生子。大师就让我将琳琳舍了去,给他做个弟子,我那时虽然有些老派的思想,有些重男轻女,心中惋惜琳琳不是男孩,可琳琳也是我的亲孙女啊!我哪里舍得?就是她爸她妈,瞧着一心钻到钱眼里了,其实也都是疼闺女的,所以还是将琳琳留了下来,然后花了大价钱,找了各种门路给琳琳求来了那块和田古玉,然后请大师帮忙在玉上刻了护身符,这才护着琳琳平安长大。结果、结果……”

    结果没想到琳琳的爸妈就那么的贪财!自以为徐琳这些年来成长顺利,接下来就算没有这块和田古玉,也能暂时安稳一段时间。等到他们夫妻俩把那个项目接下来,赚了大钱,再给徐琳买个更好的玉,他们这样好像也没有亏待了自己闺女?只是让自己闺女短暂一段时间不带玉而已嘛,这有什么?

    结果,就是徐琳父母的这样的自以为是,害得徐琳在没有了护身玉后,不停的被鬼上身。一开始上徐琳身的鬼还算温和,在徐家满足了他们的期望,或见家人一面,或给家里一笔不多不少的钱,就果断离开了徐琳的身体;但是最后一次上了徐琳身体的人却是个身带浑浊煞气的恶鬼。

    而这个恶鬼难得有了徐琳这个身体可以附身,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舍得离开?

    当然,徐家父母一开始询问他有什么条件的时候,那恶鬼其实也是了他的条件的。

    晏昭然是晏家的幼子,出生后就被认定了不能继承家业,被养的颇有些真,但这时候他也立刻意识到了那恶鬼的条件。

    “他要,看你们折磨……动物?”

    徐老深深地叹了口气:“是啊。那个恶鬼,他直接就,只要看我的儿子儿媳折磨动物折磨到他心满意足的时候,他就会心甘情愿的离开。当然,他还有个条件,就是让我儿子儿媳,把这些折磨动物的视频烧给他,让他去了地府,偶尔也能看上一看。”

    晏昭然脸色变了变,忍不住道:“简直就是变.态!”

    晏昭然其实也是听过一些人甚至一些组织的特殊“癖好”。这些人不敢去折磨人,不敢去犯法,却聚集起来,私下里对着那些猫猫狗狗兔子仓鼠之类的动物进行各种折磨,有些人折磨的还是自己养大的宠物,一面折磨,一面看着一些宠物仍旧依恋的看着他们的模样,还要对此进行辱骂侮辱,好像他生而为人,就比动物们高贵了很多,就有资格进行折磨那些动物。

    偏偏,国内并没有制裁这些人的法律。

    折磨人会是故意伤害,会被抓,但是,折磨猫狗,折磨自己养的宠物兔宠物仓鼠,这算什么错呢?

    就算是折磨自己的孩儿,都未必能受到法律的制裁。

    稀有动物才有稀有动物保护法,可是,这些猫猫狗狗的动物,那些被自己亲生父母折磨的孩儿,又有什么法律来保护?

    晏昭然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人的一生,可以有很多追求,工作上,情感上,有很多事情都可以用来打发时间。实在不济,空余时间在上打游戏也没什么。可是,何必要用这种方法来、来消磨时间,寻找精神上的愉悦呢?”读书讯 http://www.dushuxu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你是不是外面有喵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你是不是外面有喵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你是不是外面有喵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